第3342章 陰溝里翻了船


    麗水酒店,在平都市屬于三檔次的酒店,服務于廣大的普通民眾,所以這里的房費并不高。

     王有財對于平都市特別的精通,他思考了一下麗水酒店的地理位置,覺得那地方應該不會太亂,他的安全應該還有保障。

     下定決心后,他攔了一輛出租車,二十分鐘后他已到了酒店的一樓。

     他坐在一樓休息區的沙發上暗中觀察了好一會兒,發現并無可疑人員出入。

     也就在這個時候,他的電話再次響了起來,電話中的女人非常著急,她一開口就問:“你干什么呢?還來不來啊?”

     “來啊!我已經到了樓下,哪個房間啊?”

     王有財只能如實回答,不管了,就算是龍潭虎穴,他王有財也有闖上一闖。

     “802號房,趕緊的,這都幾點了,難道你不知道春宵一刻值千金這句話嗎?”

     女人在電話中說著又嬌笑了起來。

     王有財的小心臟狂跳了起來,他再也坐不住了。

     快步走進了電梯,不一會兒時間,他已出現在了802號房的門前。

     不用敲門,他剛一出現,房門便打開了一條縫隙,只見那個女人穿了一件柔順的睡衣站在門里。

     她玲玲有致的身體曲線,在合體衣服的包裹下,展示的更是淋漓盡致。

     王有財輕輕一推,他肥胖的身子便閃了進去。

     女人順手關上了房門,她翹著小嘴,一臉嬌氣的說道:“你再不來我都睡了。”

     王有財呵呵一笑說:“你得等著我,一個睡有什么意思。”

     “討厭!你這人壞死了。”

     女人撒著嬌,輕輕的推了一下王有財。

     王有財身內的那份壓抑瞬間爆發了出來,他雙手一伸,便把那女人擁入了杯里。

     “寶寶!叫什么名字,你太討人喜歡了。”

     王有財喘著粗氣,他情不自禁的吻了一下這女人。

     女人猛的推開了他說:“你叫我思思吧!”

     思思扭著水蛇一樣的腰朝著里面走去,王有財忙從后面追了上去。

     房間里只亮了床頭燈,所以光線顯得并不是很亮。

     思思猛的轉過身子,她輕輕的推了一下王有財說:“還不趕緊去洗個澡?快點!”

     王有財此時的心已經融化了,他壞笑道:“等不及了,還是過會兒再睡吧!”

     “不行!我這人有點潔癖,求求你了哥,你洗快點就行了,我等你。”

     思思撒著嬌,硬是把王有財推進了洗澡間。

     站在洗澡間的王有財哪有什么心思洗澡,他脫掉衣服,拿浴龍在身上胡亂掃了幾下,然后裹上浴巾便走了出來。

     “親愛的,我……”

     王有財興高采烈的跑了過去,可他的話還沒有說完,他整個人便愣住了。

     因為臥室里,不但思思坐在床頭,而且還多出了四個男子。

     他一過去,其中一個男子便繞過他跑進了洗手間,等王有財明白了人家這是怎么一回事時,為時已晚。

     “你個狗日的,還敢睡我老婆,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煩了。”

     其中一個大胡子握著拳頭走了過來。

     這時,坐在床沿的思思卻抹著眼淚說:“老公!我不來,他就威肋我,我也是迫不得已。”

     “閉嘴臭娘們!等我收拾完了這頭胖豬,再和你算賬。”

     大胡子怒吼著,一拳搗在了王有財的小肚子上。

     王有財痛的把腰一彎,他冷哼一聲說:“我這個玩鳥的人,沒想到被鳥啄瞎了眼睛。”

     “說吧!別演戲了,到底想干什么?”

     王有財咬著牙,他咧著嘴說道。

     大胡子呵呵一笑說:“口氣都不小,不過你蠢的還是像頭豬。”

     “既然你知道是怎么一回事,那我們也就要不繞彎子了。”

     “聽說你還是個小老板,那就破財免災吧!”

     王有財差點沒被自己氣死,他心里閃過仙人跳的鬼把戲,可他還是心存僥幸,想著萬一不是,他這豈不是錯過了這美麗的邂逅。

     “說吧!要多少錢?”

     王有財把牙一咬,因為對手有四個男子,一旦動手,他根本不是對手,而且這事一旦鬧大,他王有財的面子豈不是丟盡了。

     大胡子呵呵一笑說:“看來你并不笨,這事一旦鬧大,對你的名聲沒有一點兒的好處。”

     “這樣吧!我們五個人幾天了開不了張,今天好不容易逮到了你這條大魚,那就來個整數,一萬吧!”

     王有財一聽,氣得破口大罵道:“狗日的!胃口還不小,你們要這么多的錢,覺得能用出去嗎?”

     “關你屁事!你現在就是我們案板上的魚,想怎么殺那是我們的事,你最好是老實配合,小心受皮肉之苦。”

     大胡子說著一揮手,其余三個男子便虎視眈眈的圍了上來。

     王有財不想做無謂的斗爭,于是他一咬牙說:“可以!我答應你們,但是我沒有這么多的現金,必須到銀行去取。”

     大胡子讓抱王有財衣服的男子把王有財的衣兜翻了個遍,可就翻出來了一千多元,另外就是一部手機,還有幾張銀行卡。

     “告訴密碼,我們的人去取就是。”

     大胡子呵呵一笑,有點得樣的樣子。

     王有財眼珠子一轉說:“你還罵我蠢得像頭豬,我看你才蠢得像豬。”

     “動動你的豬腦子,柜員機前都有攝像頭,你們的人只要一露面,你覺得這錢你能花掉嗎?還是別冒這個險。”

     “有你們四個人跟著,我還能跑掉?”

     王有財混過社會,他對這些人的心理非常的了解。

     大胡子有點拿不定主意了,他轉過身子和另外幾個人商量了一會兒,很顯然王有財和這句話嚇到他們了,他們沒有人敢去取這個錢。

     一看時機差不多了,王有財趕緊說道:“能不能快點,我再晚回去一會兒,家里人一著急報了警,這事我可說了不算。”

     “好!給他衣服,把錢和手機留下。”

     大胡子大聲的對同伴說道。

     這世上作死的人,多半死在了貪字,就像這家伙,一千多塊錢,再加一部手機可以了,放王有財走人,他們一撒這事就完了,可他并沒有這樣做,而是還想敲詐一萬元。

     這事恐怕有點懸,因為他們觸碰到了王有財的底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