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5章 白虎劍閣圣子,就這?


    擂臺上,葉洛站在那里看似淡定,實則無奈。

     擂臺之下,眾人面面相覷,都在考慮究竟要不要上去挑戰葉洛。

     同時,他們也在好奇,今天究竟會有多少人挑戰葉洛,誰又是第一個。

     太子和巫老易容之后浮在半空,在巫老的氣勢蔓延之下,方圓三丈沒有人能靠近他們。

     真月公主也在,和太子站在一起。

     “真熱鬧啊,本宮有些后悔昨天沒有來了。”

     “太子哥哥,一會你看到葉洛守擂的時候,就會更加精彩了。”

     看到如此壯觀的一幕,太子有些后悔,真月公主則是一臉的興奮。

     至于巫老,則是凝眉看向葉洛。

     他這是在觀察,也是在心中對比。

     對比葉洛在北域的時候,和現在的戰力差別。

     “這小子成長的如此之快?明明修為沒有變化,但這戰力...”

     巫老看的出來,現在的葉洛可要比他在北域的時候強上許多。

     這才多長的時間過去,而且葉洛的修為也沒有變化。

     巫老實在是想不明白,葉洛究竟是怎么做到這一切的。

     人群之中,永恒帝和大伴站在那里,也都是易容過的狀態。

     今天,永恒帝并沒有選擇浮在半空,而是站在擂臺下面。

     “太子也來了,有意思...”

     永恒帝環視了一下四周,一眼就看到了易容之后的太子。

     他并沒有覺得意外。

     畢竟,昨天真月公主已經來了。

     做為真月的親哥哥,太子今天會來,的確沒什么好奇怪的。

     “陛下,老奴什么時候上去挑戰比較合適?”

     一旁,大伴身上被永恒帝施加了秘術,修為在外人看來,就是一個高品圣尊。

     可實際上,他卻是初品圣皇。

     “不急,今天要挑戰這小子的人估計不在少數,先看看再說。”

     對于此,永恒帝倒是不著急。

     他今天來,主要是想再觀察觀察葉洛,看看他究竟有多大的本事。

     說實話,對于葉洛昨天的表現,永恒帝雖然很驚訝,但還沒到那種不能接受的地步。

     在他看來,葉洛的天賦,也就是接近洛天成的水平,尚還沒有超過他。

     既然沒有超過洛天成,那就暫且還不需要擔心。

     不過,這一切都是永恒帝昨天看到的,并不能代表事實。

     畢竟,昨天葉洛也沒有動用全力。

     想要看一個人的天賦如何,還是要讓他動用全力才行。

     這也就是為什么,永恒帝要讓大伴今天去挑戰葉洛的原因。

     逼迫他動用全力。

     如果可能的話,直接廢了他。

     就在這時,已有人主動登上擂臺。

     一個青年,身穿白色道袍,腰間佩劍,看上去仙風道骨,境界乃是高品圣尊。

     “吾乃白虎劍閣圣子,特來挑戰。”

     劍閣圣子一上來就抱拳施禮,看上去十分的懂規矩。

     但,他在說這句話的時候,根本就沒有正眼看葉洛。

     說明他打心里還是瞧不上葉洛。

     “承讓。”

     葉洛拱手,氣勢絲毫不弱。

     這一句承讓,一般都是在兩人切磋之后,由勝利的一方說出的謙虛之詞。

     至于葉洛為何會提前說出來,就不得而知了。

     “葉洛這是什么意思?”

     “現在說這話是不是太早了?”

     聞言,眾人一陣的疑惑。

     “你為何口出狂言。”

     這句話在劍閣圣子聽來,就非常的猖狂囂張了。

     就算你葉洛昨天表現的非常的亮眼,但畢竟打的都是一些尋常修為戰力的修士…

     在面對天才修士的時候,該低調還是要低調點的。

     “沒什么,就是怕一會說這句話的時候,你已經聽不見了。”

     葉洛這話說的就再清楚不過了。

     一會說你有可能聽不見。

     因為你已經被打暈了!

     或者被打死了!

     “狂妄!”

     聞言,劍閣圣子勃然大怒,當即抽劍殺了上去!

     葉洛這一句話,已經相當于是赤裸裸的打他的臉了。

     這要是還不怒的話,那脾氣也太好了!

     “差了些。”

     見狀,葉洛也不動用兵器,而是并攏兩根手指,以仙氣凝結成劍應對。

     要知道,仙氣雖然可能凝結成劍,但還是不如本命神兵來的好用。

     葉洛這一舉動,明顯是瞧不起對方!

     轟!轟!轟!

     一時間,擂臺之上風起云涌,兩人瞬間大戰幾十回合,在擂臺上炸起一個又一個沖天的火光。

     也就是擂臺上加持有強力的陣法,不然以兩人此時戰斗的強度來說,別說擂臺了,就連整座狂人山莊都要被掀翻!

     “不愧是白虎劍閣的圣子,相傳他已經在準備突破到圣皇境了。”

     “沒錯,我還聽說,一旦他突破成功,現任的劍閣閣主就會讓位給他。”

     “不過我怎么覺得還是葉洛更強一些?劍閣圣子根本一點優勢也沒有啊!”

     眼見如此一幕,眾人無不驚呼錯愕。

     在他們看來,如今終于有人能和葉洛一較高下了。

     要知道這在昨天還是根本不可能發生的事情。

     昨天的葉洛,宛如不敗戰神,一個打二十個不在話下。

     可今天,一上來白虎劍閣的圣子雖然沒有占到太大的優勢,但也不至于太過劣勢。

     殊不知,這是葉洛故意為之。

     他在試探對方的實力。

     不得不說,實力確實不咋地。

     雖然是高品圣尊的修為,戰力也要比尋常高品圣尊強上不少,但和葉洛比起來,就要差的遠了。

     如果葉洛愿意,這場戰斗現在就可以結束了。

     “該死,我不信!”

     劍閣圣子此時也是越打越急躁。

     他明明已經動用了全力,為何卻絲毫撼動不了葉洛。

     他甚至有一種感覺,那就是葉洛距離他的全力,還有好遠好遠,遠到他無法想象。

     感覺雖如此,但他卻不愿相信。

     他是白虎劍閣的圣子,被譽為劍閣五百年以來第一天才。

     不到三百年的歲月,他就已經修煉到了高品圣尊,這樣的天賦,可見一斑。

     然而,正是這樣的他,卻是在葉洛的手中,被打的毫無還手之力!

     甚至于,葉洛的修為還只有高品圣王!

     整整低了他一個大等級!

     如果說越階挑戰帶來的是榮譽的話,那么被人越階挑戰,帶來的就是恥辱了。

     正如現在的他一樣。